• 江西暴雨袭来白昼如夜 乌云密布似大片 2020-01-16
  • 贸易战正式开启!商务部:美方反复无常挑起贸易战,将强有力回击![上火] 2020-01-03
  • 三亚天涯区将率先在海南开设帆板帆船体育课 2020-01-01
  • 河北省124名残疾考生获204项合理便利 2020-01-01
  • 黑龙江严肃对待督察整改工作 2019-12-19
  • 刘树成:中国进入新一轮经济周期 2019-12-15
  • 买东西收假币去“理论” 对方却塞他一叠假币让他花 2019-12-15
  • 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谈“走进世界的厦门大学” 2019-12-10
  • 安福交警殴打老人不属实 实则阻碍交警执行公务 2019-12-10
  • 人民日报记者眼中的70年:用镜头记录中国 2019-12-02
  • 学车参考|2018年5月合肥各驾校考试合格率排行榜发布 2019-11-29
  • 李沁出游暖萌喂鹿 笑靥如花欢快荡秋千 2019-11-29
  •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-11-23
  • 唐维红:除了速度与距离,马拉松还应承载些什么? 2019-11-16
  •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:改革调整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及实施方式 2019-11-16
  • 李劼:孟轲的惟我独尊及其独断论话语

    选择字号:   本文共阅读 2130 次 更新时间:2011-08-14 08:32:57

    进入专题: 孟轲   儒家  

    李劼 (进入专栏)  

      

      与历史上某些乌托邦制造者相类,孟轲的民本乌托邦话语同样具有一种惟我独尊的独断品性,并且同样有着双重的幻觉和夸张;既是理想社会的幻觉和夸张,也是自我感觉成了真理化身的幻觉和夸张。这种品性的言说特征,通常在于不诚实,不宽容,低智商,高热情。

      

      如果仅就个人的性格而言,与孔丘的阴柔到圆滑相反,孟轲恰好是阳刚到了霸气十足。孟轲显然没有孔丘那种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的世故,始终一派真理在手、绝不妥协的斗志昂扬。后儒的文死谏传统,恐怕就是源自孟轲的这种高昂。孟轲每每面对君王,言谈之间,总有一种背水一战的慷慨和悲壮。联系到孟轲所处的乃是战乱频仍的战国时代,联系到当时的诸侯个个都想着吞并他国以求天下的急功近利、没人会把孟轲的仁政主张当回事的历史语境,孟轲这种不肯妥协的直言不讳,不乏一股凛然的正气。

      

      齐宣王问卿。孟子曰:“王何卿之问也?”王曰:“卿不同乎?”曰:“不同;有贵戚之卿,有异姓之卿?!蓖踉唬骸扒胛使笃葜??!痹唬骸熬写蠊蜈?;反覆之而不听,则易位?!蓖醪槐浜跎?。曰:“王勿异也。王问臣,臣不敢不以正对?!蓖跎?,然后请问异性之卿。 曰:“君有过则谏,反覆之而不听,则去?!?――《孟子·万章下》

      

      能够把君王说得大惊失色,千百年来,也许惟孟轲一人而已。以前的孔丘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气慨,以后的儒生儒臣再怎么个文死谏,也谏不到孟轲这般生猛的地步。虽然孟轲如此生猛,并无性命之虞。因为当时的诸侯,不像后世的帝王,一点都听不得忤逆之言。以杀人的方式阻断言路,应该是从嬴政的焚书坑儒开始的。

      

      孟轲的如此高昂,颇具子路当年的英气。然而,孟轲毕竟不是如同子路那么纯真得像婴儿一般的赤子,而是颇有帝师情结的人物。子路的刚直,不掺杂质;而孟轲的高昂,却掺杂一种普天之下舍我其谁的绝对真理气势。其实,倘若手中真的握有真理,根本用不着如此的咄咄逼人。比如面对梁惠王问利,完全可以回答对方:作为一国之君,看重国家利益,在下非常理解。只是这天下之事,除了利益上的竞争,尚有仁义需要考虑。如此委婉的晓之以理,不仅气度雍容,而且也让对方容易接受。相反,孟轲劈面一句“王!何必曰利?亦有仁义而已矣”,就算对方没有君王的不容冒犯之心,也会暗暗嘀咕:寡人不言利言什么?孟轲动辄就摆出高高在上的真理化身架势,既丧失应有的谦和,也使他自己每每面对历史事实或历史人物,总是不愿直面历史本身的复杂性,而是喜欢以黑白分明的方式,作出相当情绪化的取舍。比如,孟轲如此这般读《尚书》的方式:

      

      尽信《书》,则不如无《书》。吾于《武成》,取二三策而已矣。仁人无敌于天下,以至仁伐至不仁,而何其血之流杵也?――《孟子·尽心下》

      

      因为相信仁义的战不无胜,孟轲竟然认为,当年周武王姬发的伐纣可以不用流血,只消高举仁义就行了。由此,孟轲大言不惭地宣称“尽信《书》,则不如无《书》”。孟轲从《尚书》的《武成》篇章之中,只取二三策,从而企图把血流漂杵的战争给省略掉。孟轲的这种读史方式,颇有君子远庖厨的虚伪,这种虚伪又正是曾经被孟轲自己用来指向君王的责难。孟轲如此读史,更是有失诚实的自欺和欺人。战伐怎么可能不流血?武王伐纣本来就是血腥征战,用得着如此装模作样地捂起眼睛么?孟轲应该不会没有读过《礼记·大学》中的这段名言:“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;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;致知在格物”;何以要毫无诚意地读史?孟轲如此这般的阅读历史,不仅在周武王那里通不过,即便是在周公姬旦,也不会认同。没有武力入侵,哪来的周室王朝?没有武力镇压,哪来的周公建制?难怪大凡听过孟轲高谈阔论的君王,全都不愿相信他的话。例如,孟轲的这番比喻:

      

      曰:“挟太山以超北海,语人曰,‘我不能?!浅喜荒芤?。为长者折枝,语人曰,‘我不能?!遣晃?,非不能也。故王之不王,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;王之不王,是折枝之类也。――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

      

      放弃国家利益的争夺、转而行使孟轲所说的仁政,这无疑是关系到国家命运的大事,竟然被孟轲轻飘飘地比作不过是折枝。再弱智的君王,也会被孟轲说得目瞪口呆,弄不清眼前的这个老头究竟是个白痴,还是个疯子。然而,不管是白痴还是疯子,孟轲却真的认定,只要解决个人品质的是否高尚,天下就会自然而然地唾手可得。

      

      爱人不亲,反其仁;治人不治,反其智;礼人不答,反其敬。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,其身正而天下归之?!妒吩疲骸坝姥耘涿?,自求多福?!薄〃D―《孟子离娄上》

      

      孟轲此处援引的诗章,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,不过是一曲献给文王的颂歌。孟轲从人家的颂歌里摘出一句话来,再把这样的颂赞当作历史的规律,得出“身正而天下归之”的结论。这能让人相信么?

      

      这还不算孟轲言论当中最离谱的例子。最为荒唐的是,孟轲为了神化孔丘,竟然会如此篡改历史:

      

      “伯夷、伊尹于孔子,若是班乎?”曰:“否;自有生民以来,未有孔子也?!痹唬骸叭辉蛴型??”曰:“有。得百里之地而君之,皆能以朝诸侯,有天下;行一不义,杀一不辜,而得天下,皆不为也。是则同?!报D―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

      

      且不说孔丘是否比伯夷、伊尹更了不起,仅就孔丘不沾鲜血一语,就相当离谱??浊鸬闭⒎遣簧比?,既杀过持不同政见者,也杀过歌舞演员,哪来的“行一不义、杀一不辜,而得天下,皆不为也“?伯夷不为,是可信的。伊尹为不为,待考。但孔丘却是肯定为过的,并且还为得很起劲。孟轲无疑是有心捧孔丘为高山,但由于如此闭着眼睛说瞎话,其效应却很难让人对孔丘产生高山仰止的敬意。至于孟轲由此得出的结论,更是令人莞尔:

      

      伯夷,圣之清者也;伊尹,圣之任者也;柳下惠,圣之和者也;孔子,圣之时者也??鬃又郊蟪?。――《孟子·万章下》

      

      真不知孔丘集了什么大成。伯夷不食周粟,孔丘可是什么粟都食得很起劲,鲁粟,齐粟,还有想食而食不到的楚粟陈粟蔡粟。伊尹为相,政绩卓著;孔丘当政,除了杀不同政见者和歌舞演员,再加上非常失败的“堕三都”,有何政绩可言?柳下惠为政如何且不说,至少有个坐怀不乱的美名;孔丘做得到么?孔丘有南子面前,显示过柳下惠那样的定力么?

      

      大凡读过《孟子》的人们,都会对孟轲的雄辩口才留下很深的印象。但同时又会产生这样的疑问:既然孟轲说得如此理直气壮,君王们为何无动于衷呢?难道君王真的不想像孟轲所说的那样王天下?抑或君王太弱智,太迟钝?殊不知,只消将孟轲的言论稍许推敲一下,就会发现,在那些雄赳赳气昂昂的言论里面,有着太多的失实,太多的夸张,太多的黑白分明,太多的褒贬过度。说到孟轲心仪的孔丘,孟轲会夸大其辞;说到孟轲不屑的商纣,孟轲更是汹涌澎湃地恶语相向:

      

      齐宣王问曰:“汤放桀,武王伐纣,有诸?”孟子对曰:“于传有之?!痹唬骸俺歼逼渚?,可乎?”曰:“贼仁者谓之‘贼’,贼义者谓之‘残’。残贼之人谓之‘一夫’。闻诛一夫纣矣,未闻弑君也?!?――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

      

      这段对话里,透露出两个信息,一个是当时的君王并不像后世的儒家那样看历史的,对成汤伐桀、武王伐纣是抱有自己看法的。另一个是,孟轲以强辞夺理的方式、硬将污水劈头盖脸地泼向历史上的失败者的做法,并非依据什么史实,而是基于孟轲自己的道德倾向和个人偏见。专制帝王的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,在孟轲的言论中体现为,合我者圣、逆我者贼。

      

      孟轲如此高调的夸张,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惟我独尊的霸气。正如孟轲谈论历史的方式是独断的,孟轲面对异己的姿态是绝不宽容的。尤其是论及当时在话语上占有绝对优势的杨、墨两家,孟轲出言,杀气腾腾。

      

      圣王不作,诸侯放恣,处士横议,杨硃、墨翟之言盈天下。天下之言不归杨,则归墨。杨氏为我,是无君也;墨氏兼爱,是无父也。无父无君,是禽兽也。--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

      

      如此凶狠,几近两千多年后红卫兵或造反派的气势汹汹,颇有一股不将对方置于死地誓不罢休的劲头。不过,更有趣的是,经由如此这般的铺垫,孟轲给自己塑造的救世主形象,却顺理成章地呼之欲出了:

      

      杨墨之道不息,孔子之道不著,是邪说诬民,充塞仁义也。仁义充塞,则率兽食人,人将相食。吾为此惧,闲先圣之道,距杨墨,放淫辞,邪说者不得作。作于其心,害于其事;作于其事,害于其玫。圣人复起,不易吾言矣。--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

      

      至于这样的救世主是如何炼成的,孟轲也有详细的解说:

      

      舜发于畎亩之中,傅说举于版筑之间,胶鬲举于鱼盐之中,管夷吾举于士,孙叔敖举于海,百里奚举于市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若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人恒过,然后能改;困于心,衡于虑,而后作;徵于色,发于声,而后喻。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。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。--《孟子·告子下》

      

      此处有关救世主降临过程的描述之中,最后一句,应该说还是有点意趣的: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。天下有没有因为天降大任者的出现而有所改变,孟轲原来并不操心。孟轲看重的是,忧患过了,操心过了,就算一事无成,死也瞑目。孟轲可能是说了实话。只是,孟轲下述这番讲说,并不确切:

      

      恻隐之心,仁也;羞恶之心,义也;恭敬之心,礼也;是非之心,智也。仁、义、礼、智,非由外铄我也,我固有之也。――《孟子·告子上》

      

      且不说孟轲这是在论人还是言己,就算孟轲确实是个有仁有义之人,但恭敬之心,却未必有之。倒是孟轲的自尊自大之心,随处可见。至于孟轲所说的是非之心,算不算智慧,恐怕也是见仁见智。因为智者未必是非分明,而是懂得是非难分的道理,叫做:此亦一是非,彼也一是非。

      

      孟轲其实并非是个大睿大智的人物,虽然口才不错,反应敏捷,思路清晰。但要说到智慧,比之老子相差太远,比之庄子也逊色许多。即便是比之孟轲所崇拜的文王姬昌,孟轲也只能望洋兴叹。至于比起孔丘的世事洞明、人情练达,孟轲最多只能做个学生罢了??浊鹚淙皇庇忻渭芄男橥?,但对着自己说大话的毛病是绝对没有的??浊鸲宰约汉懿焕止?,从不陷入天降大任的伟人幻觉??浊鸬淖灾髂耸牵喝?,四十不惑,五十知天命,六十耳顺,一直到了七十岁,才得以从心所欲??浊鹚淙恢腊裱牧α渴俏耷畹?,但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蠢话:

      

      君仁,莫不仁;君义,莫不义。――《孟子·离娄下》

      

      倘若天下大事真有这么简单,那么孔丘还能忝为人师么?正是因为世事难料,所以孔丘才会有君王垂询,有弟子相随。孟轲说出这样的大话,实在弱智得可以。相比孔丘和弟子的对话,孟轲师生间的交谈,仿佛是在比赛谁更愚蠢似的可笑:

      

      万章曰:“尧以天下与舜,不诸?”孟子曰:“否;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?!薄叭辉蛩从刑煜乱?,孰与之?”曰:“天与之?!报D―《孟子·万章上》

      

      万章问出那样的问题,已经够蠢的了;尧把天下让给舜乃是不争的史实,有如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面落山一样。不料,孟轲比万章还要愚蠢,竟然会以“天与之”的答案来冒充深刻,好比是在向学生解释,太阳是自己、而不是被什么人推着、东升西落的一样。试问,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,那还有谁可以把天下让给别人?倘若万章的问题是针对后来的周天子没有禅让天下,那么孟轲的回答实在蛮横得可以。什么叫做“天与之”?倘若舜的天下是天与之,那么周室的天下是从哪里来的呢?也是天与之?怎么个与法?颇有辩才的孟轲敏捷起来非常敏捷,比如一句“春秋无义战”确实说得非常到位;但愚蠢起来也会愚蠢得令人不可思议,比如断定:

      

      不仁而得国者,有之矣;不仁而得天下者,未之有也。――《孟子·尽心下》

      

      真是不知从何说起。事实证明,终结战国时代的嬴政,恰好是以不仁而得天下的典范。后世历代开国皇帝,更是没有一个不是以不仁而得天下的。孟轲曾说:

      

      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,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。――《孟子·尽心下》

      

      不知孟轲自己算是以其昭昭使人昭昭,也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,虽然孟轲认定自己是属于天降大任一类的人物:

      

      由尧、舜至于汤,五百有余岁,若禹、皋陶,则见而知之;若汤,则闻而知之。由汤至于文王,五百有余岁,若伊尹、莱朱,则见而知之;若文王,则闻而知之。由文王至于孔子,五百有余岁,若太公望、散宜生,则见而知之;若孔子,则闻而知之。由孔子而来至于今,百有余岁,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,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,然而无有乎尔,(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)

    进入 李劼 的专栏     进入专题: 孟轲   儒家  

    本文责编:lizhenyu
    发信站:爱思想(//www.olhuw.tw),栏目:天益学术 > 语言学和文学 >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
    本文链接://www.olhuw.tw/data/43072.html
    文章来源: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(//www.olhuw.tw)。

    2 推荐

    杨红心水论坛博客 www.olhuw.tw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,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(,)分隔。

    爱思想(www.olhuw.tw)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,旨在推动学术繁荣、塑造社会精神。
   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。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、出处并保持完整,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。
  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爱思想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、助推思想传播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,请来函指出,本网即予改正。
    Powered by www.olhuw.tw Copyright © 2020 by www.olhuw.tw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.
    易康网
  • 江西暴雨袭来白昼如夜 乌云密布似大片 2020-01-16
  • 贸易战正式开启!商务部:美方反复无常挑起贸易战,将强有力回击![上火] 2020-01-03
  • 三亚天涯区将率先在海南开设帆板帆船体育课 2020-01-01
  • 河北省124名残疾考生获204项合理便利 2020-01-01
  • 黑龙江严肃对待督察整改工作 2019-12-19
  • 刘树成:中国进入新一轮经济周期 2019-12-15
  • 买东西收假币去“理论” 对方却塞他一叠假币让他花 2019-12-15
  • 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谈“走进世界的厦门大学” 2019-12-10
  • 安福交警殴打老人不属实 实则阻碍交警执行公务 2019-12-10
  • 人民日报记者眼中的70年:用镜头记录中国 2019-12-02
  • 学车参考|2018年5月合肥各驾校考试合格率排行榜发布 2019-11-29
  • 李沁出游暖萌喂鹿 笑靥如花欢快荡秋千 2019-11-29
  • 世界杯首战俄罗斯连进5球 普京傲娇摊手停不下来 2019-11-23
  • 唐维红:除了速度与距离,马拉松还应承载些什么? 2019-11-16
  •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:改革调整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及实施方式 2019-11-16
  • 山西快乐10分常见组合 谁有稳定的时时彩计划 福彩15选5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 微乐游戏南昌麻将 天然气改造赚钱吗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免费手机炒股软件 山西11选5推荐号码 广州恒大新浪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