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太原市第六届半程马拉松赛开赛 2019-10-15
  • 马克思主义依然深刻影响人类发展进程(权威论坛) 2019-10-15
  • [猜想]——混沌至极!!!!后羿射日、精卫填海、愚公移山是不是神话故事??!! 2019-10-05
  • 干细胞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10-05
  • 因此就有理由远超购买力炒作房价,实现更高地价? 2019-10-03
  • 西藏宣讲十九大:雪域高原尽春色 巧抓机遇勇跨越 2019-09-30
  • 有“顶贴机”,还有“点赞机”?哈哈哈哈······ 2019-09-29
  • 习近平全票当选为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 2019-09-27
  • 中央网信办负责人进网站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-09-27
  • 李思思元元月亮姐姐 盘点央视主持人与子女温馨合影 2019-09-22
  • 世界杯的远和近(绿茵走笔) 2019-09-22
  • 风水神话的神话只能骗风水神话,给自己喂糖吃,甜蜜 2019-09-21
  • 鄠邑区主城区因降雨集中积水严重 部分路段临时交通管制 2019-09-21
  • 宁夏文联面向全国重奖征文 喜迎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 2019-09-14
  • 【专题】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-09-14
  • 陈来:故人老沈

    选择字号:   本文共阅读 1822 次 更新时间:2019-03-13 16:45:39

    进入专题: 沈清松  

    陈来 (进入专栏)  

      

       我认识沈清松还是比较早的,是在1988年。1988年的8月在新加坡东亚哲学研究所开“儒学发展的问题及前景”国际学术研讨会(8月29日至9月3日)。这次会议其实是杜维明先生主导的。它的意义是什么呢?因为以前海峡两岸是不来往的,1988年台湾刚刚开始允许两岸探亲,这是蒋经国晚年的一个重大决策。这次会议虽然不是在中国大陆举行,但是,这是第一次大陆学者、台湾学者和海外学者坐在一起,来讨论儒学发展的问题。

       1988年春天,我还在哈佛大学东亚系访学,为了这次会议,杜维明先生建议我做一个准备材料以供大会参考,就是把那些年两岸三地所有的儒学讨论、各家各派的观点和主张做一个梳理。我利用哈佛燕京图书馆的便利条件,做了一个很长的材料,将近四万字,题目就叫《传统儒学的评价与反思:有关近年儒学讨论的参考资料》,后来这篇文章收入大会论文集《儒学发展的宏观透视:新加坡1988年群英会记实》(杜维明主编,正中书局1997年出版),里面我也提到沈清松对儒学的看法。

       这次群英会,来自美国的学者有余英时、杜维明、张灏、林毓生、傅伟勋。台湾方面除了新儒家代表人物戴琏璋、蔡仁厚,还有韦政通,韦政通是自由主义的,但是他跟新儒家也有一些渊源关系,在台湾学界里边,他算是比较关心儒学发展的,尽管他的政治立场还是自由主义的。香港就是劳思光、刘述先,劳思光年龄比余英时还大,所以余先生都是让他在前面。这就是海外儒家、新儒家的阵营吧。当然,台湾参加的还有梅广,他是做语言学的,当时在台大,后来去了新竹清华;还有张亨,是新竹清华杨儒宾的老师,这两位学者也是跟新儒家比较近,但不是明确的新儒家。此外,台湾方面还有两位比较年轻的,就是沈清松和傅佩荣。沈清松当时在政治大学,傅佩荣在台大,他们俩都有一定的天主教背景。这是台湾。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主要是庞朴、汤一介、萧萐父、余敦康,这是年龄比较大的几位前辈,还有就是首都师大的孙长江,复旦大学的朱维铮,还有当时推动新儒家研究计划的方克立,以及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的包遵信,他是反儒学的、反传统的代表。年轻的就是我和甘阳。当还有一些学者,我也不能一一记清了。当然,参会的还有新加坡本地的一些学者。整个华人、两岸三地、包括海外的中国人能够聚在一起,开儒学研讨会,这是第一次,非常难得的一次盛会。

       正是在这次会上,我认识的沈清松。这次会上,年轻的学者,中国大陆就我跟甘阳,台湾的就是沈清松和傅佩荣。我们都是因为这次会认识的,以前也没一起开过会。在我发表那一场,我跟沈清松也作了互动。这次大会可谓史无前例,每个人都是一时之选。我发表的论文《多元文化结构中的儒学及其定位》,是替儒学说话的。我的发言既回应了包遵信,也回应了傅伟勋。他们常常责难儒学:儒学能富国强兵吗,能加强法制吗,能发展高科技吗?这种一元论就导出要全面改造儒学的设想,儒学要能发展出科学、民主,傅伟勋的想法就是这样。他们从一元化思维对儒学的责难出发,由此发展出全盘改造儒学的计划,其实这样的主张是不能成立的。应该说我当时的反驳是有力的:“我们可曾向佛教要求浮士德精神,向神道要求民主理论,向印度教要求个性解放,向天主教要求科学认识论与方法论?”杜维明当时觉得这些反问很有力,对儒学处理文化论争非常有利。以前是没有人这么提问的,台湾学者也很赞成我的看法。但是我们内部,他们多是启蒙派嘛,包括汤一介、包遵信。我讲完之后,他们就纷纷提问,都是从批评儒学的立场上来提的,对我为儒学的辩护提出一些质疑。当时台湾的学者呢,我还记得戴琏璋、蔡仁厚就替我说话。戴琏璋很兴奋,下来之后就跟我握手,说“我们的观念是比较接近的!” 会后,这些台湾学者在韦政通办的《中国论坛》上针对这次盛会发了一组评论文章。沈清松在《中国论坛》上写的评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:他说,他们也是很多元的。就是说中国大陆的这些学者,他们看法不是一致的。这其实是个好事,就是说中国大陆的学者也不是铁板一块,我的讲法可以说跟当时主流的看法是不一样的。所以台湾学者评论大陆学者说:他们还是很多元的。我觉得这个评价还是好的。

       二次年1989年夏天,不到一年,这年7月我去夏威夷开第七届国际中国讨论会,以及第六届东西方哲学家会议,两个会是连着的。参加东西方哲学家会的人比较少,中国大陆可能就是我跟汤一介先生发言,其他先生都没去成。张岱年先生没去成,冯契先生也没去成。台湾去的就是沈清松,香港去的就是刘述先。东西方哲学家会的会期时间比较长,我印象中,那一次有一两个星期。我们就住在那个林肯中心,因为跟沈清松比较熟,我就经常到沈清松的房间里聊天。他开玩笑说:“你每天来查岗!” 当时我正在写王阳明的书,也跟他谈谈现象学的问题,因为他在欧洲留学,熟悉西方哲学。他当时用一个笔记本电脑来打字,他主要是用英文和法文来写的,那个时候,中文的写字软件还不行。我们用中文软件写字,都到了九十年代以后,才可以用电脑作中文打字。我就好奇,看他用那个东西。每天没事时,就到他那聊聊天。

       然后到了1990年夏天,大概8月份,突然有一天,那时候我住在展览馆那边,楼下有个公用电话就叫我,其实那时候我家里已经安了电话,但是我也没告诉系里,我怕系里找我有事。在此之前,一般我用公用电话跟系里联系。系里就告诉我台湾来的沈清松,现在住在北京饭店哪一号房,跟你联系。我就在家里给他打电话。他是参加中华书局的一个什么纪念活动,我记不清了,很可能是中华书局的一个什么活动。他跟他太太一起来,他太太叫刘千美。我就去北京饭店看他,那时候我住的离王府井也不是很远,我住在城里。我陪他们到王府井大街走一走,到首饰店里看看首饰,我不记得买没买,就是转了一下。因为他住在王府井嘛,刘千美说北京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,说台北的建筑面貌太难看,他用英文叫“ugly”。两人的关系,和我们这里一样,先生处处依着太太,沈清松说:“在家里,以坤为大嘛!”然后,他们的活动有一天是在北大,就在北大图书馆??己芏嗳怂祷?,如中华书局那些领导。我们其实跟中华书局也没什么关系,沈清松就跟我,说:“哎!去看看冯先生!”他可能知道我跟冯先生的关系,因为1988年的时候,我有一篇文章在当时台湾的《文星》杂志发表,讲冯先生在写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的一些情况,他就知道我跟冯先生的关系。他说“去看看冯先生”,我说“好!”图书馆南门对面过了五六十米就进了燕南园了,我就领他去。当时有千美,还有政治大学的文学院院长王寿南,就一起去冯先生家。我去冯先生家,是推门就进,也不敲门。因为冯先生在里边,有时候也听不见,太麻烦。大家几个人进去,那动静就比较大了,冯先生的女婿蔡仲德就出来看看是谁。我跟他说,这是几个台湾的客人。沈清松的太太刘千美没进来冯先生书房里坐,在走道跟蔡先生聊天,就在冯先生书房门口。为什么呢?因为刘千美的专业是美学,蔡仲德是音乐美学,他们就聊上了。我们就进去,我跟冯先生作了介绍,大家聊了一阵,当时也没有具体的内容吧,就聊聊冯先生的状况,因为当时冯先生身体状况不是很好,三个月后他就去世了。我记得饭后沈清松他们还在北大校园里还走了一圈,那时候静园和现在还不太一样。刘千美走在静园边上看到萤火虫,那应该是黄昏,她说:“你看,这里竟然有萤火虫!”他就很高兴。她说台北的小孩子太可怜了,现在这些东西都看不到了。其实北京城里恐怕也看不到,那时北大的生态还行,还能看到萤火虫。

       1991年2月,我到夏威夷大学东西方中心文化与传播研究所开“文化与社会: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反思”国际研讨会。这次会议也是杜维明先生召集主办的,主要讨论两岸三地关于中国文化的诠释问题。北大还是我跟汤先生去的,上海有王元化,台湾有沈清松等,美国有余英时、劳思光、傅伟勋,还是两岸三地加美国的这些华人学者吧。王元化当时跟余英时有一点交锋,后来王元化自己也轻描淡写地写了那个过程。余英时就说中国传统还是尊重知识分子的,王元化就说中国传统社会也不是尊重知识分子的,比如军队里。这次会议沈清松也在。我当时在那也讲了一篇论文,主要是对八十年代文化热的反思。到了秋天,沈清松就给我写了信,他说他们在台北办了个杂志叫《哲学杂志》,这一期创刊号的主题是“文化运动的再出发”。他说夏威夷那个文章,你拿来我们发表好不好?我说行。但是我改写了一下,因为去夏威夷时,刚刚开始用中文打字机打,写了两千字吧,就写不下去了,不太会用那个东西,所以接到沈清松的信,我就重写了一个一万字左右的文章,这个就是《二十世纪文化运动的激进主义》,后来也发表在《东方杂志》的1993年第1期。

       三

       1992年夏天,我去台湾中研院文哲所访问,住在中研院。那时两岸刚刚开始允许大陆的学者到台湾,我们算是第一批吧。去了我就给沈清松打了电话,因为跟他已经比较熟了。沈清松就请他的小舅子开着车两人就来了,因为他是住在政大木栅那边,接上我就到他们家去了。在他家吃的饭,还跟他的岳父也聊了聊,他的岳父好像是海军出身。他弟弟接完我就回去了,晚上沈清松叫了个出租,给了我三百块钱台币,让我乘出租回去。其实,打车只需要两百块钱台币。但是后来,那三百块钱台币,我也都给了司机了。为什么呢?跟司机聊得很高兴。司机是一贯道的,能讲很多的儒家的人生、体悟,我就觉得聊得很投机。所以到了后,我就把三百块钱都给他,我说不用找了。另一天,我和沈清松一起去了傅佩荣家。当时傅佩荣有个新居,刚装修好的,花了好多钱。那天有我和沈清松夫妇、傅佩荣夫妇、冯沪祥夫妇。冯沪祥就提出来,我们几个利用这个机会对谈一下,他当时办了一个国是杂志,他是国民党里面最早反对李登辉的。我因为对台湾的政治生态也不太了解,怕贸然涉及政治问题,不好把握,所以我就面有难色。后来沈清松说:“算了,没有准备,不谈这个了?!绷跚滥贸龇氚斓脑又靖铱?,说:“他是反对李登辉的?!?

       大概1994年,台湾学者他们到北大哲学系来开会,当时好像是在图书馆东边的现代物理中心开的会,来了好多台湾学者。当时他们辅仁大学文学院的张振东院长发表的论文,我就从美德伦理的角度提了一个问题,沈清松最早也是辅仁毕业的,就赶快替张院长来回答这个问题。因为我问的这个问题的背景,是从美国发展出来一套哲学话语,他怕这个老先生可能不熟,就主动替辅仁的前辈来回应这些问题。

       1996年,他们又到北大来了,当时台湾大学陈文团和沈清松带着学生来哲学系。1996年秋天我做了一个小手术,所以当时那个会我就没去参加。系里的相关活动也没参加。我当时在家里休息,晚上沈清松就带着陈文团来看我,说听说我做手术了。其实很小的手术。当时我住在燕北园,那个时候呢,我爱人就怕沈清松他们没吃饭,还准备了饭。后来他们来了,说吃过了。

       1999年7月25日至29日,第十一届国际中国哲学会轮到在台湾开,会议主题是“跨世纪的中国哲学:总结与展望”,27、28日会址在政治大学,29日在南华大学。1993年8月,第八届国际中国哲学会是在北京大学开的,我张罗的这次会?;褂幸唤煸诓ㄊ慷?,台湾开的这次是由沈清松张罗主办,当然我也去参加了。这次年会,我觉得开放性大一些,不仅是研究中国哲学的,包括研究马哲的一些学者,也被邀请去参加。我记得人大的刘大椿,吉大的孙正聿、武大的欧阳康也参加了。由此可见沈清松在哲学上的广泛包容性。

    到了1999年的秋天,就出现了一些变化。1999年的秋天,我就到香港教书了。当时计划名义上是一年,但也有可能我就在香港教下去了,取决于我的选择吧。到香港安顿下来,我就给沈清松打个电话,他说要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,这是接秦家懿的位置。秦家懿去世了,他们要找一个人接替,最好是英法双语都能讲。沈清松就很合适,他的第一外文就是法文,英文他也会,本身他也有天主教的背景,正好接秦家懿最合适。他说:“本来我都要走了,碰到一个乌龙事件?!闭馐俏业谝淮翁拔诹闭飧龃?。他真正出发去可能要到年底了,我记不清了。此后我们再到台湾就看不见他了,(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)

    进入 陈来 的专栏     进入专题: 沈清松  

    本文责编:frank
    发信站:爱思想(//www.olhuw.tw),栏目:天益综合 > 学人风范 > 当代学人
    本文链接://www.olhuw.tw/data/115502.html

    5 推荐

   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,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(,)分隔。

    爱思想(www.olhuw.tw)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,旨在推动学术繁荣、塑造社会精神。
   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,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。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、出处并保持完整,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。
  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爱思想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、助推思想传播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,请来函指出,本网即予改正。
    Powered by www.olhuw.tw Copyright © 2019 by www.olhuw.tw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.
    易康网
  • 太原市第六届半程马拉松赛开赛 2019-10-15
  • 马克思主义依然深刻影响人类发展进程(权威论坛) 2019-10-15
  • [猜想]——混沌至极!!!!后羿射日、精卫填海、愚公移山是不是神话故事??!! 2019-10-05
  • 干细胞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10-05
  • 因此就有理由远超购买力炒作房价,实现更高地价? 2019-10-03
  • 西藏宣讲十九大:雪域高原尽春色 巧抓机遇勇跨越 2019-09-30
  • 有“顶贴机”,还有“点赞机”?哈哈哈哈······ 2019-09-29
  • 习近平全票当选为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 2019-09-27
  • 中央网信办负责人进网站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-09-27
  • 李思思元元月亮姐姐 盘点央视主持人与子女温馨合影 2019-09-22
  • 世界杯的远和近(绿茵走笔) 2019-09-22
  • 风水神话的神话只能骗风水神话,给自己喂糖吃,甜蜜 2019-09-21
  • 鄠邑区主城区因降雨集中积水严重 部分路段临时交通管制 2019-09-21
  • 宁夏文联面向全国重奖征文 喜迎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 2019-09-14
  • 【专题】气象防灾减灾 我们在行动 2019-09-14
  •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安装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方 波克1000炮捕鱼破解版 3d复式投注计算器 逆袭分分彩智能做号软件 龙虎和时时彩 时时彩稳赚不亏技巧 ag让我赢了一个月一天输光 双色球全复式投注表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